浏阳籍将军邱蔚:狼牙山上那位英俊的团长

2019-02-15 作者:军事资讯   |   浏览(94)

  人民解放军第六十五军首任军长邱蔚,于1957年8月在青岛不慎落水身亡,成为1955年授衔后去世的首位将军。在八宝山革命公墓邱蔚的墓碑上刻有这样的对联:浏阳少年忠心革命廿九载,功绩垂千古;红军将军正在有为哀长逝,遗志誓继承。

  邱蔚这个名字猛一听,似乎有点陌生,但一提起“狼牙山五壮士”,人们会陡然想起那位赫赫有名的团长来,顿生敬慕之情。观看过电影《狼牙山五壮士》的观众,或许注意到狼牙山上那位英俊团长激越昂扬的讲话:“同志们,主力部队能否安全跳出敌人的包围圈,全看你们能否把敌人死死地捆在棋盘陀上!”创作电影剧本的作家邢野说:“这段话是采访邱蔚团长讲述当时情景时的真实讲话录音。”

  邱蔚,湖南浏阳人,生于1913年10月。幼年家庭贫苦,当过缝衣工人。1929年11月参加红军,1932年4月加入中国,历任红三军团五军一师一团排长,六军十七团连长、营长,四师十一团侦察参谋,红一军团一师十三团副团长等职。抗日战争开始后,任八路军一一五师独立团副营长,晋察冀军区第一军分区三团团长、一团团长。

  “狼牙山五壮士”的故事,就发生在邱蔚任晋察冀军区第一军分区一团团长期间。1941年9月,军分区司令员杨成武接到军区司令员的电话:日军经八路军内线、外线打击,抽出华北地区日军总兵力的三分之二进行“扫荡”,预计有7000多人活动在第一军分区范围内。命令杨成武作好反“扫荡”准备。

  杨成武接到命令后,一边指挥二十团和三团等部队与日军作战,一边向狼牙山地区转移。

  狼牙山地势险峻,道路狭窄,易守难攻。活动在这一带的党政军民以狼牙山为依托,一遇到日军“扫荡”,就把这里当成隐蔽所。9月25日下午,杨成武带着主力部队去保卫晋察冀军区机关。部队到达张家庄时,杨成武打电话给在狼牙山上的一团团长邱蔚。

  一团主力部队原计划也要去保卫晋察冀军区机关,只留少数部队在狼牙山上保护进山的老百姓,因邱蔚患病,就留在狼牙山上指挥作战。而就在这天早晨,从管头、龙门庄、界安出动的日军约3500人,突然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直扑狼牙山。日军这次“扫荡”计划之一,就是要深入狼牙山,企图将八路军和老百姓一网打尽。此时,一团和日军正在作战。

  邱蔚接到杨成武的电话,焦急地说:“司令员,我们和敌人从早晨打到现在,敌机轮番轰炸、扫射,就在头顶上飞来飞去,敌人炮弹也落在了棋盘陀上。山上被包围的除了我们一团,还有易县、定兴、徐水、满城四个县的党政机关人员,四个游击队以及狼牙山周围和进山的群众,合计有三四万人。怎么组织这么多人突围出去,我脑子都快炸了!”

  杨成武说:“现在四个游击队归你指挥,无论如何要把敌人顶住,绝不能让群众受损失。你随时报告情况,我一定想法给你解围。”

  放下电话,邱蔚立即召集各营连、党政和游击队干部开会,重新进行部署。邱蔚坐在一块大石头上,说:“大家不要怕,刚才杨司令员来了电话,正在想法为我们解围,现在游击队都归我指挥。我们现在一定要把住各个路口,节节抗击,争取时间。现在,我分配一下任务!”

  邱蔚分配完任务后,杨成武又来了电话:“现在敌情搞清楚了,我们来个围魏救赵。我调集三团和二十团猛攻管头、松山、楼山、周庄一线的敌人,让他们误认为我们与他们决战,从而把九连山和碾子山的敌人吸引过来。这样就会拉开一个十多里地的大口子,你们就可以从这个口子突围出来了。”

  “你们先作好准备,争取今天晚上全部突围出来。另外,你们应留下一个连,让民兵配合,争取明天打半天,使敌人误以为你们还在山上,以便让这三四万人走远一些!”

  黄昏后,三团和二十团如期展开攻击。果真,那边的日军很快顶不住了,九连山和碾子山方向的日军有了调动迹象。此时,邱蔚按计划组织突围。据幸存下来的“狼牙山五壮士”之一宋学义回忆说:“天黑以后,全团都聚集在狼牙山脚下待命。我们刚到,团长便派人叫我们七连上棋盘陀。刚攀到半山腰,团长便迎下来了。他和连长(刘福山)交谈了几句,便命令我们六班和二班站到连队前面去。”

  邱蔚严肃地说:“同志们,主力部队能否安全跳出敌人的包围圈,全看你们能否把敌人死死地捆在棋盘陀上!明天12点以前,不准敌人越过棋盘陀。你们一定要很好利用狼牙山的险要地形。这样,你们1个人就能够抵挡100个,甚至更多的敌人。”

  转移的部队和其他人员从二班和六班跟前走过。快到末尾时,邱蔚又一次走到二班和六班战士跟前,充满感情地叮嘱道:“同志们,狼牙山交给你们了,希望你们像狼牙山一样,屹立不动!”

  据宋学义回忆:“主力完全消失在黑暗里。连长命令二班守北山脚那道口子,我们六班守东口。二班走后,他(连长)又详细交代了任务,挨个同我们握手,然后也带着部队走了。棋盘陀上只剩下我们六班五个人——班长马宝玉,副班长葛振林,战士胡德林、胡福才和我。”

  后面的故事和电影上一样,日军被一步步吸引到了狼牙山山顶,邱蔚指挥的一团主力部队、四个游击队和党政机关干部以及老百姓三四万人安全转移,五名战士最后从悬崖上纵身跳下。葛振林和宋学义被半山腰伸出来的一棵树挂住了,幸运地活了下来。

  16年后的1957年5月初,邱蔚重回狼牙山。用邱蔚自己的话说,就是“回家了”。

  狼牙山前的楼山村,对邱蔚来说非常熟悉。因为一团团部机关当年就驻在这里,而且一驻就是好几年。

  “狼牙山五壮士”所在连连长刘福山就住在楼山村。在战斗中,刘福山负伤失去了一只眼睛,后来复员时,他要求在楼山村安家,组织上作了特殊安排。

  当邱蔚穿着旧军衣走进刘福山家的时候,这位老连长紧握着邱蔚的双手,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半天,刘福山才说:“邱团长,真想不到,真想不到!”

  “老邱回来了,老邱回来了!”楼山村顿时热闹起来,整个村子都传着邱蔚回来的消息。

  第二天清早,邱蔚和刘福山向狼牙山山顶出发。50多岁的刘福山,像是回到了当连长时的年代,敏捷地走在前边,不时地回过头来看看老团长。他们爬上了“阎王鼻子”,经过了“小鬼脸”和“老头坐”,登上了狼牙山的高峰之一——棋盘陀。烈士塔就修建在这里。在石碑上,邱蔚清楚地看到了、杨成武、朱良才等人的题词。邱蔚和刘福山站在塔旁,久久地注视着对面的“莲花瓣”(五壮士跳崖的地方),悼念壮烈牺牲的勇士们。

  提起元帅与日本小女孩美穗子的故事,许多人都知道这段世纪佳话。鲜为人知的是,从炮火中救出美穗子的,正是邱蔚指挥的部队。

  1940年百团大战开始后,时任晋察冀军区第一军分区三团团长的邱蔚,指挥三团在正太路东段的井陉煤矿十几里外的山野隐蔽待命。

  井陉煤矿煤质优良,是日军掠夺的重要矿藏。驻守井陉煤矿的是日军混成第八旅团和第四旅团的部分分队。他们开采大量优质煤,供给华北日军或运回日本本土使用。消灭守卫井陉煤矿的日军并炸毁全部采煤设备,是晋察冀军区第一军分区司令员杨成武请示后作出的决定。杨成武把这一作战任务交给了邱蔚的第三团,并亲自到三团坐镇指挥。

  黄昏后,杨成武和邱蔚带几名警卫员一直爬到矿区边上,察看了地形,选择了突破口。晚上,三团指战员按照杨成武和邱蔚确定的作战方案,运动到矿区附近隐蔽起来。

  8月20日夜10时许,随着邱蔚一声令下,三团一营三连的战士用虎头钳剪断了一根电线。顿时,矿区一片漆黑。指战员们的手榴弹纷纷甩出去,枪炮也开了火。进攻开始了。

  三连进攻比较顺利,炸掉了电网内的19个碉堡。天快亮了,邱蔚命令一营四连投入战斗。战士们用炸药包连续爆破,将日军全部消灭。

  三团激战于井陉煤矿时,二团攻占了蔡庄,冀中军区十六团攻克了地都、北峪等据点。盘踞在岗头老矿的日军听说井陉煤矿陷落,立即用大炮进行射击。不多时,井陉煤矿就成了一片火海。这时,四连连长韩金铭和通信员杨仲山及四班长、卫生员等四人撤回。当途经井陉煤矿小土山西半坡一个已被攻破的低碉堡时,杨仲山借着炮火,看见一个日本妇女已中弹身亡,两个呆若木鸡的日本小女孩一声不吭地站在那里。显然,小女孩已被这密集的炮弹声吓坏了。

  韩金铭、杨仲山等人抱着两个小女孩冲出了火海,并立即将情况报告给邱蔚。日军停止炮击后,邱蔚派人查明,这两个小女孩原来是井陉煤矿火车站副站长加藤清利夫妇的孩子,加藤清利夫妇已被炸死。

  杨成武马上用电话向作了汇报。说:“很好,很好,三团做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你们要把孩子照顾好,马上派人护送到我这里。”

  在指挥所,抱起那个受伤的孩子,看到伤口包扎得很好,孩子安详地睡着了。那个稍大些的孩子,很讨人喜欢,牵着她的手,拿梨给她吃。小孩开始不吃,用水把梨冲洗了以后,她才接了过去。后经翻译,知道吃梨的女孩叫兴子。

  两个小女孩在指挥所里停留期间,大一点的一直跟着。一天中午,带兴子在院子里散步,碰上了政治部摄影科的干事。笑着说:“给我们照个相吧!”

  摄影科的干事立即跑回去取来照相机,给和小女孩照了一张合影。后来,把两个小女孩送往石家庄,交给了日军。

  1980年,让《子弟兵》报编辑姚远方写了一篇《日本小姑娘,你在哪里》的文章刊登在报纸上。此文引起了日本读卖新闻社记者的关注,并在日本九州找到了当年那个大一点的小姑娘兴子。兴子回日本后,改名美穗子。那个受伤的小女孩,当年送到石家庄交给日军后,死在石家庄医院里。

  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后,邱蔚调任陕甘宁晋绥联防军教导第二旅副旅长。1946年6月,指示,为保卫华北战略基地,抗击军的进攻,晋察冀军区恢复野战军指挥机构,建立晋察冀野战军,下辖第一至第四纵队。邱蔚调任第四纵队十旅旅长,十旅政委是傅崇碧。

  自从晋察冀野战军进入战略进攻后,在指挥下,一举拿下了北宁、平绥、平保一线。

  蒋介石坐不住了,于1947年10月6日亲抵北平,主持由行辕主任、绥署主任和各军军长、各师师长等40多人参加的军事会议。会后,蒋介石召见第三军军长罗历戎,并交代:“石家庄应该固守,可将第三军抽调一个师到保定,加强机动。”

  罗历戎听了蒋介石的话,不禁打了一个寒战。既要守石家庄,又要减少石家庄防守兵力,凶多吉少啊!不过,罗历戎还是执行了命令,把第七师抽调出来去保定。

  情报很快到了手里。马上致电晋察冀野战军司令员:“吃掉”罗历戎。

  接到命令后,立即与杨成武、研究,决定打个遭遇战,五个旅奉命向南运动。此时,罗历戎抽调的第七师正在向北运动。这样一来,邱蔚指挥的十旅和第七师于10月19日中午在清风店相遇了。

  说是相遇,其实邱蔚指挥的十旅是有备而来的。因此,当第七师先头团进入清风店时,根本没有觉察到清风店周围满是解放军。军开始烧火做饭,解鞍休息。毫无防范之际,十旅在邱蔚、傅崇碧指挥下,首先开了火。敌人顿时乱成一锅粥。罗历戎见势不妙,连忙让未进清风店的部队收缩到南合营、高家佐等几个村子,构筑工事,固守待援。

  待援是不可能了,因为此时晋察冀野战军集中了六个旅,向南合营、高家佐等村发起了总攻。十旅、十一旅、十二旅以及二纵四旅,一起从东向西进攻;三纵九旅、二纵六旅从西向东进攻。清风店一下子就被打得稀里哗啦。到了22日,罗历戎久盼援军未到,知道大势已去,命令副军长杨光钰和副参谋长吴铁铮指挥部队,自己跑到第七师指挥部与师长李用章组织部队突围,然而冲击多次,均告失败。最后,罗历戎、李用章被俘,其余人员放下武器投降。

  清风店一役,歼军1.73万人。10月23日,致电等人:“清风店大歼灭战胜利,对于你区战斗作风之进一步转变有巨大意义。目前如北面敌南下,则歼灭其一部,北面敌停顿,则我军应于现地休息十天左右,整顿队势,恢复疲劳,侦察石门,完成打石门之一切准备。”

  在统治时期,石家庄与休门合称石门市。石门虽无城墙,却有三道坚固防线:市区周围有深、宽均在2米以上的封锁沟,市区外围纵深18公里布满地堡,市区内的正太饭店、大石桥和火车站均构筑有核心阵地。军扬言:“石门城下有石门,共军一无飞机,二无坦克,国军凭借工事可以坐打三年!”

  确实,石门难打。11月6日17时,四纵十旅在旅长邱蔚和政委傅崇碧指挥下,开始攻击石门外围阵地云盘山。云盘山听起来气势不小,实际上高不过四五丈,周长不过六七十丈,但在一马平川的石家庄东北部,也算是一个庞然大物。日军占领期间,在此山修有碉堡,第三军接收后,在山上用钢筋水泥修了三层地堡。此山必须拿下,因为它是攻击石门的“拦路虎”。

  邱蔚、傅崇碧决心啃下云盘山这块硬骨头,命令由四纵指挥部配属给十旅指挥的野战军炮兵群向云盘山核心工事进行直瞄射击。炮弹在核心工事上爆炸后,待硝烟散尽,用望远镜一瞅,工事依然完好。进攻未能奏效,邱蔚、傅崇碧明白了石门果真是块难啃的骨头。

  一招不行再来一招。邱蔚、傅崇碧下令十旅挖壕接敌,把几百斤炸药装到核心工事前。一声爆炸,部队冒着浓烟冲了上去。军并没有被炸死,核心工事依然完好。但军已被震晕了,失去了抵抗能力。十旅三十团三营八连指战员没等军清醒过来,一个冲锋就到了敌人跟前,一支支爆破筒从射击孔塞进去,在核心工事里的军这才被消灭干净。

  云盘山上最后一个据点被拔掉后,邱蔚、傅崇碧指挥部队把大炮架上云盘山,向石家庄城内的发电厂轰击,击毁了发电设备,整个石家庄的灯火瞬间熄灭,军拉起来的电网再也阻止不了解放军的步伐。邱蔚、傅崇碧指挥十旅与兄弟部队一道,自10月25日开始攻打石门,11月12日解放了石家庄,到12月3日解决了石门周边地区。

  石门市解放后改称石家庄市。发电,“庆祝晋察冀我军攻克石家庄,歼敌二万余人之大胜利”,号召“团结全军,继续寻机歼敌,争取冬季作战之大胜利”。朱德闻讯,还赋诗一首:“石门封锁太行山,勇士掀开指顾间。尽灭全师收重镇,不教胡马返秦关。攻坚战术开新面,久困人民动笑颜。我党英雄真辈出,从兹不虑鬓毛斑。”

  1948年9月,晋察冀野战军第二纵队四旅及华北军区两个独立旅在河北易县合编为华北军区第八纵队,邱蔚由第四纵队十旅旅长升任第八纵队司令员,王道邦任政委。这里需要说明一下,华北军区曾经有两个第八纵队,另一个第八纵队是由冀鲁豫军区第二旅和太岳军区部队组成的,王新亭任司令员兼政委,该纵队后来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十军。1949年1月,邱蔚所在的第八纵队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十五军,邱蔚任军长,王道邦任政委,下辖一九三师、一九四师、一九五师。邱蔚成了人民解放军第六十五军首任军长。4月,六十五军随十九兵团归第一野战军建制。其间,邱蔚率部参加了平津、太原、大同、兰州等战役、战斗。

  新中国成立后,邱蔚调任河北军区副司令员。1951年3月,邱蔚入朝作战,任志愿军第二十兵团副参谋长。1952年7月,志愿军二十兵团下属的六十七军代军长李湘因病去世。9月,任命邱蔚接任志愿军六十七军军长。

  1953年志愿军决定进行夏季反击战,亦称金城反击战。二十兵团指挥由五个军组成的三个作战集团,参加夏季战役。邱蔚担任中作战集团总指挥。中集团由六十七军、五十四军一三五师、六十八军二○二师等部队组成。7月10日,二十兵团下达作战命令。7月13日21时,邱蔚指挥中作战集团向防守金城东南轿岩山及宫岱里阵地的南朝鲜军第六、第八、第十一师发起进攻,歼敌25352人。

  1954年9月12日,邱蔚奉命率六十七军回国。邱蔚率部回国后,驻防青岛。1955年,邱蔚被授予少将军衔。1957年8月19日,邱蔚在青岛太平角海军雷达站不远的地方钓鱼时,被海浪卷入海中,不幸遇难。

  据邱蔚的夫人田池守回忆,8月19日那天,邱蔚到海边垂钓,正是退潮的时候,邱蔚向海面深处多进了几步,那里有一块巨大的礁石,正是垂钓的好地方。可是,当邱蔚兴致上来后,就把时间忘记了。潮水涌回来时,邱蔚却没在意。谁知回头浪很凶猛,一个巨浪便将邱蔚卷入海中。当时,一名值勤战士发现了情况,立刻喊人前来营救。经过紧急抢救,总算把人打捞上来了。但因邱蔚脑颅骨严重受伤,失血过多,医务人员百般努力也没有挽留住他的生命。那时正是搞阶级斗争的年代,邱蔚的遇难被认为是敌人谋害的。一位公安干部为了把此案彻底查清,亲自到现场查看。当潮水退下去的时候,这位公安干部也站到那块大礁石上,一直等到海水回潮的时候。不幸的事情重演了一遍,一个回头浪把这位公安干部也打入海里。田池守说:“这位可敬的公安干部以身殉职,至此,这桩疑案才算告结!”

  邱蔚不幸遇难后,遗体当天运到北京。8月22日上午10时,在北京嘉兴寺举行了公祭大会。灵堂四周布满了花圈和挽联。

  公祭大会由谭政大将主祭,甘泗淇上将宣读了祭文,甘渭汉中将报告了邱蔚的生平事迹。公祭大会结束后,黄克诚、谭政、陈赓、萧克、萧华、甘泗淇、洪学智、王平等将军执绋,把邱蔚的灵柩送上了灵车。甘泗淇、王平、韩伟、张南生、袁升平、旷伏兆等将军把邱蔚的灵柩送到八宝山革命烈士公墓。

浏阳籍将军邱蔚:狼牙山上那位英俊的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