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 格瓦拉早年战地日记首次结集出版

2019-02-19 作者:军事资讯   |   浏览(125)

  发布时间:2011年07月01日 21:16进入复兴论坛来源:中国新闻网

  对革命历史的修饰、对切的偶像化进程一直不曾停止,《战士日记》或可还原部分真相

  《战士日记》(Diario de un combatiente)一书的副题为“从马埃斯特腊山区到圣克拉腊,1956-1959”。书中收入的日记写于切与菲德尔 卡斯特罗共同开展游击战期间,自1956年12月2日始,止于1959年1月1日革命成功前夕。

  切的遗孀阿莱达 马尔奇领导下的切 格瓦拉研究中心主持了编辑工作,交由澳大利亚大洋出版社发行。

  新书首发仪式选在6月14日――切的官方生日当天――在古巴首都哈瓦那举行,阿莱达 马尔奇和两个女儿出席,并为来宾签名。

  为什么这些日记53年后方得以出版?古巴专家表示,日记手写于多个笔记本,有些本子丢了。

  “笔记本在哪儿?我们不知道,有很多不同的说法。”切 格瓦拉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玛利亚 德尔卡门 阿列特告诉CNN。

  西班牙《国家报》援引该《战士日记》的前言说,佚失部分涉及几个月的重要战斗,至今去向不明。

  但美国传记作家、《切 格瓦拉:革命人生》(Che Guevara: A Revolutionary Life)的作者乔恩 李 安德森(Jon Lee Anderson)认为,《战士日记》的延迟出版是官方保密的需要,因为搞革命、打游击实在苦不堪言,革命家也绝非热血青年们所想象的那样,总是充满了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浪漫情怀。在马埃斯特腊山区,切某次被巴蒂斯塔的政府军发现,仓皇逃命,当晚在日记中写道:“我感到了有些从未感到过的东西:活下去的需要。”

  日记的主体是切对当时大小事件和战斗的观察与简短评论,也表明这个阿根廷人正在对陌生的古巴现实产生自己的认识。切的记录纯系自用,无意日后发表,其中包括他怎样坚定甚至冷血地枪毙叛徒,以及他对某些同志――如菲德尔 卡斯特罗――不乏质疑的评论。毫无疑问,这些文字有政治问题,自然不便公开。

  革命胜利后,切以日记为据,于1963年出版了《古巴革命战争回忆录》一书,但其内容按革命需要,对原始记录做了大量处理。

  安德森告诉《国家报》,《战士日记》可供读者对照阅读,从中或可发现埃内斯托如何变成切 格瓦拉的过程。

  对革命历史的修饰、对切的偶像化进程一直不曾停止。拿切的生日来说,官方版本是6月14日,这也是他出生证上的登记日期。但安德森在其传记中指出,切实际上早生了一个月,实为5月14日生人。切的母亲将这一秘密隐藏了30多年,以此掩盖当年未婚先孕的事实,后来才亲口道出了真相。占星家们因此可以释然:切并非平凡温顺的双子座,而是远为果断、强悍、堪当领袖的金牛座。

  中国对切的认识也有很大的变化。20世纪70年代当为最低谷。1974年出版的拉弗列茨基著《格瓦拉传》中译本在译者前言中写道:“书中着力描述格瓦拉的‘崇高理想’、‘英勇行为’和所谓‘自我牺牲精神’,把一个资产阶级民主派打扮成‘战士’;把格瓦拉在玻利维亚由于执行一条错误路线而导致的惨败,说成是由于年轻、缺乏经验……”

  切的传记难以计数,但《国家报》说,安德森的《切 格瓦拉:革命人生》被认为是其中“最好的”一本。

  1928年,埃内斯托 格瓦拉生于阿根廷罗萨里奥(1987年出生的世界足球先生利昂内尔 梅西与他同乡),1956年在墨西哥城与菲德尔相识,深为倾倒,决意全心追随,遂在11月25日参加八十二勇士,驱舟“格拉玛”,杀返古巴岛,上山闹革命。

  切爱文学,尤喜诗歌,日记不断。《玻利维亚日记》出版于1968年,革命前的《摩托车日记》在1993年问世。2007年,切游击玻利维亚期间的诗抄《切的绿色笔记本》(El cuaderno verde del Che)也在墨西哥出版。

  2008年3月20日,阿莱达 马尔奇出版了回忆录《魂去来兮》(Evocation),讲述她与切共度的六年婚姻生活,直至丈夫前往非洲和南美燃点革命火种。

  1967年10月8日,在玻利维亚丛林深处的拉伊格拉,切 格瓦拉被受训于中央情报局的玻利维亚特种部队俘虏,第二天即被匆匆处决,又遭草草埋尸,其骸骨至1997年才得返古巴。

切 格瓦拉早年战地日记首次结集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