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王朝》康熙驾崩雍正为何叫张五哥带话邬

2019-07-04 作者:军事资讯   |   浏览(116)

  在《雍正王朝》里,康熙晏驾的时候,情形不可谓不紧张。康熙交出来的摊子可谓一个岌岌可危的烂摊子。朝纲不振、吏治腐败、国库空虚;而朝局也是危如累卵,朝堂之上,胤禩集团一党独大,而自己选定的新君又时候一个改革孤臣,没有班底,没有外援,兄弟间剑拔弩张。

  首先借代废太子胤礽受过的名义,将老十三圈禁十年,磨掉其什么都不在乎的心性,使其在关键时刻成为新君的得力助手;

  这个在康熙的临终遗言对各个皇子的评价里已经得到证实。老十三胤祥在军队里的号召力其他无人能及,但是做事情毫无顾忌,多次受到胤礽的牵连。胤祥与胤禛的关系甚笃,所以万一有任何差错,都可能影响到胤禛,这个风险康熙冒不起;

  其次,用一个“抚远大将军王”将胤禩和胤禵打散,让胤禩失去关键的军队内的力量;

  胤禩和胤禵的组合一直都是康熙最为担心的事情,一个在朝内一党独大,各种人脉各种利益关系纵横交错,曾经的一个“公议太子人选”的事件,就将老八胤禩的实力曝光出来,令人心惊胆战。而事后胤禵对胤禩的“表忠心”更是让康熙意识到事态严重。但是在“抚远大将军王”的人选上,胤禛深切体会到了康熙的良苦用心(当然是邬思道指点有功)。这招十分见效,一个让胤禵远离了京城,而且因为康熙那句“另有重用”的若有所指的话,使得胤禩和胤禵的组合彻底被打散,这种局面就对胤禛相对有利得多;

  “死鹰事件”之后,康熙不但没有追究,没有去惩处胤禩和胤禵,反而将胤禛的领侍卫内大臣给罢免了,将张廷玉等人统统降级使用。这种做法,使得有得失心的胤禛一度丧失了信心,后来在邬思道的解读之下,终于拨云见日,深知康熙的良苦用心。

  佟佳氏一门三世受朝廷恩宠,门生故吏遍布朝野。但是第四代代表人物隆科多本人有功无过,所以康熙无法拿捏他,而且他是通过“出卖”佟国维上位的,对于这样的人,不能不用,又是在不敢重用,但是历史还是比他推到了这个重要的位置上。所以康熙实际上对隆科多的使用是很无奈的选择。认为他秉性不纯,不想用,但是又不得不用。于是相出一招用结果截然相反的两道旨意压着隆科多按照自己的意愿来拥立新君,而可信任的张廷玉做为监督人。这个方式虽然看起来很花哨,但实际上那是康熙的逼不得已;

  第五,告诉张五哥金牌令箭放置的位置,让他在关键时刻放出自己的恩人胤祥,以协助新君继位。

  张五哥是个忠孝之人,为了父亲替人当“白鸭”;为了有对自己救命之恩的胤祥,也可谓是不避生死。张五哥一句点开康熙心中事,要求的赏赐,却是要康熙放出恩人十三爷胤祥。这样的忠孝之人,是康熙晚年最羡慕、最重视的人,所以无论新君是否继位成功,是否有新君旨意,张五哥都会拿这个金牌令箭去放出胤祥的。这是康熙安排给自己这个最心疼的儿子最后的救赎。

  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康熙虽然算无遗策,但是也不能保证所有步骤都丝丝入扣,毫无意外。

  比如虽然康熙安排“抚远大将军王”将胤禵调出京城,但是他并不能保证自己死后,有人控制得了胤禵;虽然表面上有年羹尧在控制,但是谁有能保证年羹尧就肯定听胤禛的呢?所以康熙的安排其实一个巴掌拍不响,那就必须有继位新君“心电感应”搬的配合。

  再比如用双旨压住隆科多,但实际上,那两道旨意对隆科多没有任何压制意义。人走茶凉,人死灯灭,最终康熙的遗旨值不值钱,还得看继位新君认不认账。所以即便隆科多站到了胤禩那一边,胤禩继位为君了,你张廷玉拿出其中一道诏书,胤禩说你这时候矫诏,另外一道才是真的,怕是张廷玉搭进去,连个水花都没有。

  康熙铺的路是康熙铺的路,胤禛还需要自己的努力,而他让邬思道的“依计行事”是行的什么“计”呢?

  邬思道的计划很简单,精简入髓。那就是“稳定压倒一切”,稳定对胤禛有利,乱对胤禩有利。那么如何才能稳定呢?那就是放出十三爷胤祥,去控制京外两营。京外两营控制在手,隆科多的巡捕五营就得乖乖听话了,心无二念了。邬思道为了能够放出胤祥,甚至拿了胤禛的领侍卫内大臣的关防,做着准备。而现在张五哥拿着“金牌令箭”来“依计行事”,那更是稳操胜券了。而胤祥出马,胤禩集团的程文运之流就靠边站吧。

《雍正王朝》康熙驾崩雍正为何叫张五哥带话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