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汉景帝不重用周亚夫?

2019-10-21 作者:军事资讯   |   浏览(194)

  周亚夫是太尉周勃之子。因为长兄周胜犯法被废,周亚夫继承父亲的爵位,封为条侯。而周亚夫之所以“大牌”,始于他和汉文帝之间一段百世流芳、英雄浪漫的“细柳营之会”。

  汉文帝后六年(前158),匈奴大举入侵,直接威胁京城安全。汉文帝调拨三支军队,分别在霸上(今西安城东)、棘门(今咸阳市东)、细柳(今咸阳西南渭河北岸)三处扎营,拱卫长安。汉文帝御驾亲临三大军营,挨家逐户送去慰问。先至霸上、棘门,主帅莫不热烈出迎,士兵莫不欢欣鼓舞。看着粮草充沛、士气高昂,汉文帝悬着的一颗心也就放进了肚子里。

  最后,慰问团走到周亚夫的细柳营,出问题了。先头人员近前一看:但见守营士兵一个个弓上弦、刀出鞘,寒光闪闪,严阵以待。先导部队人家不让进!汉文帝又派随从传话,皇帝来看大伙儿啦!谁料士兵不买账,冷冰冰回了一句:军营只听从将军命令,不知道皇上的命令!好话说尽,仍是营门紧闭。

  无奈之下,皇帝使出最后一招:节信!就是派人拿着皇帝的信物,证明确是皇帝亲驾劳军。士兵们得将军之令,这才打开营门,让皇帝一行进来。紧接着,守营门的军士告诫慰劳大军,军营之中骑马不能超速。

  汉文帝只好带着随从,勒着马缰,徐步缓行。行至帐下,见到了说一不二的周亚夫。周将军一身戎装,英武非凡。那时的戎装,类似于今天的防弹衣,材质坚硬,能抵挡各种兵器的伤害。不同的是,古代戎装包裹得更严密,除了露出一双眼睛瞄准目标,伸出一双手攻击敌人,其余的地方:头、肩、肘、四肢,全是硬邦邦的铁甲。所以,周亚夫一边拜见,一边解释:臣戎装在身,不能行跪拜礼。

  检阅完三大军营,汉文帝神清气爽。回宫路上,有人开始嘀咕:这个周亚夫何方神圣?如此傲慢!汉文帝长叹:众人不知周将军一片苦心啊!拿霸上和棘门的军营和周亚夫的细柳营相比,一个是小孩过家家,一个是固若金汤。霸上营、棘门营,一次偷袭就可攻破,而周将军的军营任谁也无法撼动啊!(既出军门,群臣皆惊。文帝曰:嗟乎!此真将军矣!曩者霸上、棘门军,若儿戏耳,其将固可袭而虏也;至于亚夫,可得而犯邪。)

  “细柳营之会”因此成为极具英雄浪漫主义色彩的文化符号,而“细柳营”更是堡垒牢不可破的代名词。随手翻开中国文学史,以细柳营为命名的诗篇众多。(唐)胡曾《细柳营》这样写道:文帝銮舆劳北征,条侯此地整严兵。辕门不峻将军令,今日争知细柳营。

  文帝临终,密授儿子景帝:国家急难,起用周亚夫。君臣信用,可见一斑。景帝前元三年(前154),吴楚七国叛乱,周亚夫平叛有功,景帝七年(前150),周亚夫官拜丞相。

  据《史记·绛侯周勃世家》记载,周亚夫作风严谨、秉章办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对比不动声色、擅打“太极”的汉景帝,二人难免出现交流屏蔽、沟通阻碍。果然,对于景帝朝三桩重大人事安排,周亚夫一次又一次力阻皇命,搅出了一连串不和谐音符。

  景帝朝,出了桩振奋国人的大事件:五位匈奴将领投降大汉!这的确是件让大汉王国八面威风的事。汉景帝非常得意,为了进一步显示受降国君的海量气度,决定封这五位降将为侯。

  那么,周亚夫“阻封”的理由是什么呢?周亚夫说,这三个人本是匈奴将领,现在投靠汉朝,对于匈奴单于,他们就是不忠之臣。一群贰臣逆子,我们大汉还把他们当宝,这不等于鼓励大家都去变节做汉奸?你看,周亚夫的反对也有道理。他从道德的立场,做出了判断。(其后,匈奴王徐卢等五人降,景帝欲侯之以劝后,丞相亚夫曰:彼背其主降陛下,陛下侯之;则何以责人臣不守节者乎?景帝曰:丞相议不可用。乃悉封徐卢等为列侯,亚夫因谢病。景帝中三年,以病免相。)

  顶归顶,最终拍板权还在汉景帝手里:当然要封!汉景帝这边一封,周亚夫那边就撂挑子,索性泡病假,我不干了!汉景帝也来了脾气:请病假,我批准!您干脆后半辈子都歇着吧!一声令下,把周亚夫的丞相职务给免了。

  毕竟是两朝元老,周亚夫的影响和能力都不可小视;虽然忠言逆耳,汉景帝还是想再试探试探周亚夫,给他一个东山再起的机会。

  这一天,汉景帝请他吃饭。周亚夫欣欣然奔赴酒宴。坐到席间一看,一大块肉!这一大块肉,四四方方、平平整整,类似西餐牛排。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壮士!可这块“牛排”既没有切开,也不给任何餐具,眼瞅着没法下嘴。周亚夫急了,这不是有意消遣老夫吗?风风火火地,找主管安排酒宴的官员(尚席):给老夫来一套餐具。

  汉景帝火了,只问一句:你还不知足吗?意思是:你这个犯了错误、讨人嫌的倔老头子,我把你请过来,分你这么一大块肉,你还不满足吗?周亚夫心想,这块肉只能看,不能吃啊!见汉景帝在气头上,也不敢还嘴,连忙站起来,脱下帽子请罪。景帝不依,周亚夫只好憋着一肚子火走了。周亚夫在前面走,汉景帝在后面指着他的背影一通斥责:这绝不是一个侍奉少主之人!

  这个结论非常可怕,不是侍奉少主之人,那就是乱臣贼子,背后的意思就是要把这根“刺”给剔掉。

  看来,从古至今,都有只琢磨事不琢磨人的人。周亚夫就是!他只需把带兵打仗的头脑分出一点点,来琢磨汉景帝,断不会栽那么大的跟头。反过来,只琢磨人不琢磨事的人,或许终身一事无成,但八面玲珑、巧舌如簧,仕途反而顺风顺水。

  汉景帝“只做不说”,周亚夫又“只琢磨事不琢磨人”,君臣之间因为“牛排之谜”,产生了致命的误解。

  预感死期将至,周亚夫的儿子走后门、托关系,想给颐养天年的老父买五百套铠甲,准备作为殉葬的陪葬品。在汉代,私人购买铠甲绝对违法,何况还是直接从国家仓库里购买?周亚夫的这个儿子,心疼父亲到无微不至,对待下人却十分苛刻。本来铠甲那么重,搬运的时候相当累,他还不把工钱给足。于是这些搬运工人就告状,告周亚夫儿子买军械造反!

  案子很快上报汉景帝。汉景帝一看,周亚夫的儿子,又牵扯到周亚夫。立即批转查办。批复到廷尉府,廷尉府文书官拿着景帝批示、法律条文,跑到周亚夫家中做笔录。周亚夫怎么办呢?好好解释,争取宽大处理吧。没有!周亚夫一字不答。

  文书官碰了一鼻子灰,立即上报。(书既闻上,上下吏。吏簿责条侯,条侯不对。景帝骂之曰:吾不用也!)于是,就有了《史记》中记载的汉景帝唯一一次破口大骂:吾不用也!我不需要核实了!你不服软,就下地狱吧!

  汉景帝下令召周亚夫到廷尉府(九卿之一,主管全国刑事案件,相当于最高法院)受审。廷尉指责周亚夫说:你想造反吗?周亚夫回答:我买的是殉葬用品,怎么能称作是造反呢?廷尉狡辩地说:你即使不在地上造反,也想在地下造反。(廷尉责曰:君侯欲反邪?亚夫曰:臣所买器乃葬器也,何谓反邪?吏曰:君侯纵不反地上,即欲反地下耳。)周亚夫越是据理力争,这些主审官对周亚夫越是肆意污辱。这样,一代名将周亚夫,被投入大牢,绝食五日,吐血而死。

  汉景帝因为护佑少主而逼杀重臣周亚夫。其实,周亚夫对太子刘彻没有任何威胁。周亚夫的“三阻”表明他是一位恪守臣道之人。即使在位也不会威胁少主;何况景帝朝末期,他已经赋闲在家,朝中大事鞭长莫及。所以,我认为,极端独裁的皇权与不肯示弱的相权之间的尖锐冲突,才是周亚夫之死的根本原因。

  汉景帝也算得上中国历史上的好皇帝。然而,吴楚七国之乱他枉杀晁错,平定吴楚七国之乱后他冤杀周亚夫。所谓的好皇帝只是对国家的治理有贡献,对历史的发展有贡献;就个人而言,好皇帝同样是极端的独裁者,同样霸道、残忍。

  展开全部汉高祖刘邦在通过楚汉相争后,与匈奴发生过一次大规模战争.但因为匈奴的骁勇善战和当时汉朝立国不久,国力贫弱的原因,汉军大败.汉朝从此停止与匈奴的战争.而刘邦被匈奴首领团团围困,险些被捉的事也给汉朝留下了很深的心理阴影.在文景两帝当时的国策都是休养生息,韬光养晦,避免与匈奴发生大规模冲突以及全面战争.并且一直采取合亲的屈辱外交.

  而周亚夫在当时的汉朝属于的强硬派.他主张与匈奴开战,与汉朝当时的基本国策相悖,因此难以得到景帝的重用.可谓英雄生不逢时啊.

  展开全部在公元前152年,丞相陶青有病退职,景帝任命周亚夫为丞相。开始景帝对他非常器重,由于周亚夫的耿直,不会讲政治策略,逐渐被景帝疏远,最后落个悲剧的结局。

  有一次,景帝要废掉栗太子刘荣,刘荣是栗姬所生,所以叫栗太子。但周亚夫却反对,结果导致景帝对他开始疏远。还有和他有仇的梁王,每次到京城来,都在太后面前说周亚夫的坏话,对他也很不利。

  后来,有两件事导致了周亚夫的悲剧。一件是皇后的兄长封侯,一件是匈奴将军封侯的事。窦太后想让景帝封皇后的哥哥王信为侯,但景帝不愿意,说窦太后的侄子在父亲文帝在世的时候也没有封侯。窦太后说她的哥哥在世时没有封侯,虽然侄子后来封了侯,但总觉得对不起哥哥,所以劝景帝封王信为侯,景帝只好推脱说要和大臣商量。

  在景帝和周亚夫商量时,周亚夫说刘邦说过,不姓刘的不能封王,没有功劳的不能封侯,如果封王信为侯,就是违背了先祖的誓约。景帝听了无话可说。

  在后来匈奴将军唯许卢等五人归顺汉朝,景帝非常高兴,想封他们为侯,以鼓励其他人也归顺汉朝,但周亚夫又反对说:“如果把这些背叛国家的人封侯,那以后我们如何处罚那些不守节的大臣呢?”景帝听了很不高兴:“丞相的话迂腐不可用!”然后将那五人都封了侯。周亚夫失落地托病辞职。景帝批准了他的要求。

  此后,景帝又把他召进宫中设宴招待,想试探他脾气是不是改了,所以他的面前不给放筷子。周亚夫不高兴地向管事的要筷子,景帝笑着对他说:“莫非这还不能让你满意吗?”周亚夫羞愤不已,不情愿地向景帝跪下谢罪。景帝刚说了个“起”,他就马上站了起来,不等景帝再说话,就自己走了。景帝叹息着说:“这种人怎么能辅佐少主呢?”

  这事刚过去,周亚夫又因事惹祸,这次是由于他的儿子。儿子见他年老了,就偷偷买了五百甲盾,准备在他去世时发丧时用,这甲盾是国家禁止个人买卖的。周亚夫的儿子给佣工期限少,还不想早点给钱,结果,心有怨气的佣工就告发他私自买国家禁止的用品,要谋反。景帝派人追查此事。

  负责调查的人叫来周亚夫,询问原因。周亚夫不知道儿子做了什么,对问的问题不知如何回答,负责的人以为他在赌气,便向景帝报告了。景帝很生气,将周亚夫交给最高司法官廷尉审理。

  周亚夫受此屈辱,无法忍受,开始差官召他入朝时就要自杀,被夫人阻拦,这次又受羞辱,更是难以忍受,于是,五天后,吐血身亡。司马迁在《史记》中对他称赞的同时,也为他惋惜,说他因为过于耿直,对皇帝不尊重,结果导致悲剧结局,令人慨叹。

  别的不说,就是晁错吧。他死的冤不冤?归根揭底的原因就是因为汉景帝懦弱,怕事。结果杀了还是白杀,一点作用都没有。自己还没有了帮手。

  周亚夫你以为汉景帝不知道,你认识他?汉朝当时就那3个主力军队,周亚夫就是其中之一的统帅。而且他还视察过“细柳营”的。为什么到最后实在不行了,他在用?很简单。他是知道这个人,但不知道他有没什么作用(才能)。说白了,就是,你不是个当皇帝的料,对他的手下都不熟(了解)。那你说何谈什么重用不重用?唯一,他稍微强点的地方就是不知道猜忌人。为什么这么说?他要是懂得猜忌人,消除番王的权力还用晁错给他提出来,他才知道?

  展开全部在吴楚七国叛乱的时候,周亚夫力挽狂澜,平定了叛乱。如果没有汉景帝的支持的话,周亚夫是不可能做到这点的。

  你说是在平定叛乱以后,由于由于周亚夫的耿直,不会讲政治策略,逐渐被景帝疏远。还有在吴楚七国叛乱的时候,叛乱军猛攻梁国,但周亚夫并不想直接救援,他向景帝提出了自己的战略计划:楚军素来剽悍,战斗力很强,如果正面决战,难以取胜。我打算先暂时放弃梁国,从背后断其粮道,然后伺机再击溃叛军。周亚夫的计划很明显用梁国来拖住叛军,但是这可苦了梁王刘武,而梁王恰恰是窦太后最喜欢的儿子,甚至窦太后打算在景帝死后由梁王即位的。所以周亚夫等于得罪了皇上和太后,还有一个诸侯王,他的结局自然和悲惨。最后周亚夫被处于蓄谋谋反的罪名,关进了监狱,周亚夫受此屈辱,无法忍受,于是,五天后,吐血身亡。

为何汉景帝不重用周亚夫?

军事资讯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