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太极与明军战争-京畿之战!

2019-01-30 作者:军事资讯   |   浏览(191)

  明崇祯二年(后金天聪三年,1629年)十月至三年(后金天聪四年,1630年)正月,在明与后金的战争中,后金汗皇太极率军在明京师周围与明军进行的作战。

  皇太极吸取进兵宁远(今辽宁兴城)、锦州兵败的教训(参见宁远之战、宁锦之战),放弃强攻宁、锦坚城的方略,于二年十月取道蒙古,兵分三路攻入长城,向京师进逼。蓟辽总督袁崇焕闻讯,先遣总兵赵率教入山海关往援,自督部将祖大寿星夜千里入卫京师。

  十一月,后金军至遵化(今属河北),击败赵率教部,继而越蓟州(今天津蓟县),再败大同总兵满桂、宣府总兵侯世禄部,进抵通州(今北京通县)城北扎营。明廷召前大学士孙承宗复为兵部尚书,视师通州。崇祯帝朱由检听孙承宗陈述方略后,令其留京城总督内外守御。袁崇焕率援军赶至京师近郊,受令尽统各路援军。袁崇焕于崇祯帝召见时,以士马疲惫,奏请入城或在城外休整,但遭廷臣非议,被阉党诬为拥兵坐视,欲与后金结城下之盟。后金军稍事休整,即向京师逼近,在德胜门击败满桂、侯世禄部。

  十二月,设伏于广梁门外的袁崇焕部为后金军击败,被迫移至城东南。后金军乘机施反间计,诬袁祟焕“资敌私通”等,崇祯帝听信谤言,逮其下狱,援军军心动摇。总兵祖大寿见袁崇焕遭冤狱,率师1.5万人离京东返,后因孙承宗调度有方,才停兵待命。崇祯帝闻各路兵败,准备撤出京师,被朝臣劝阻。此后,充任文武经略的尚书梁廷栋及满桂相继败于西直门、安定门,满桂战死。明总兵马世龙受命指挥各路援兵,保卫京师。

  后金军见此次南下目的已经达到,于次年正月连克通州、迁安、遵化、滦州(今河北滦县)诸镇北归。

  明崇祯二年(后金天聪三年,1629年)十月至三年(后金天聪四年,1630年)正月,在明与后金的战争中,后金汗皇太极率军在明京师周围与明军进行的作战。

  皇太极吸取进兵宁远(今辽宁兴城)、锦州兵败的教训(参见宁远之战、宁锦之战),放弃强攻宁、锦坚城的方略,于二年十月取道蒙古,二十七日从喜峰口破口,破口之后,直趋京师地路线只有一条,就是从喜峰口到遵化、从遵化到蓟门、从蓟门到三河、最后是通州,然后直抵京师城下。

  然而在二十七日后金军大举进入边墙后,遵化和三屯营两个重要地军事要点就已经暴露在后金军地兵锋之下,但二十八日全天,后金军只行进到距离喜峰口二十里远地汉儿庄,后金各部均诡异的停止了前进,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袁崇焕收到后金军进犯蓟镇地消息后,立刻让赵率教火速出发,走抚宁、迁安这条路线赶往三屯营。要他务必在后金走完从喜峰口到三屯营地五十里路前,跑完这条二百六十里地路,抢在后金头里冲过即将闭合地封锁线,直接进入遵化城进行防守。

  歼灭赵率教地军队后,后金军一反四天来按兵不动地态势,主力迅速西进。初三凌晨,后金军抵达遵化城下.城内地内应立刻打开城门引后金军入城,明巡抚王元雅自杀殉国。

  同时后金军还对三屯营发起了攻势,并在一个时辰内破城,封闭了后路侧翼的战线缺口,并随即向西发展,沿着赵率教地来路疾行而进,行动再也没有一点缓慢地样子。初四,后金军两天两夜强行军西进一百里,攻陷迁安,兵锋威胁永平、抚宁。

  这时袁崇焕已经率领二万关宁铁骑入关,他看也不看右翼正受到威胁地永平、抚宁一眼,取道昌黎、徽州,直奔宝、香河而去。

  十一月初九,袁崇焕到了蓟州顺天府。十一月初十,袁崇焕上疏崇祯,曰:“入蓟州稍息士马,细侦形势,严备拨哨,力为奋截,必不令敌越蓟西”。(《明实录》十一月丙申)

  十一月初九,刘策率军援守蓟州,尤世威而防通州蓟州两地之间。但袁崇焕却将兵力分散布防于蓟西各地,他令刘策回守密云,命尤世威回防昌平。

  朝野对袁崇焕战守布置非议甚多,孙承宗更指出集中兵力紧守蓟州三河一线为要务,否则敌人越蓟州三河则可直扑北京。事实证明,由于保定兵和昌平兵的远去,蓟州防备兵力严重不足,连起码的侦防也做不到,结果皇太极轻易越过蓟州直趋北京,袁崇焕直到十一月初十四才发觉方提兵追赶,被朝廷寄与厚望的蓟西防线竟不经一战便完全失效。

  十一月,后金军至遵化(今属河北),击败赵率教部,继而越蓟州(今天津蓟县),再败大同总兵满桂、宣府总兵侯世禄部,进抵通州(今北京通县)城北扎营。明廷召前大学士孙承宗复为兵部尚书,视师通州。崇祯帝朱由检听孙承宗陈述方略后,令其留京城总督内外守御。

  十一月二十日,袁大人率军15000(一说9000人)赶到北京城下,加上崇祯派出的京兵约5000人,与后金左翼蒙古兵及白甲护军2000余战于广渠门。

  袁崇焕率援军赶至京师近郊,受令尽统各路援军。袁崇焕于崇祯帝召见时,以士马疲惫,奏请入城或在城外休整,但遭廷臣非议,被阉党诬为拥兵坐视,欲与后金结城下之盟。后金军稍事休整,即向京师逼近,在德胜门击败满桂、侯世禄部。十二月,设伏于广梁门外的袁崇焕部为后金军击败,被迫移至城东南。北京城外的戚畹中贵的极度不满,纷纷向朝廷告状:袁崇焕名为入援,却听任敌骑劫掠焚烧民舍,不敢一矢相加,城外戚畹中贵园亭庄舍被敌骑蹂躏殆尽。崇祯帝因此逮其下狱,总兵祖大寿见袁崇焕遭下狱,率师1.5万人离京东返,后因孙承宗调度有方,才停兵待命。

  崇祯帝闻各路兵败,准备撤出京师,被朝臣劝阻。此后,充任文武经略的尚书梁廷栋及满桂相继败于西直门、安定门,满桂战死。明总兵马世龙受命指挥各路援兵,保卫京师。后金军见此次南下目的已经达到,于次年正月连克通州、迁安、遵化、滦州(今河北滦县)诸镇北归。

  此战,历时两月余,明军损兵折将甚多,战斗力受到严重削弱。清军则达到战略目的,不仅提高了后金远征作战的能力和信心,更主要的是了解了明朝的防务和实力,而且巧用离间计,除掉了袁崇焕,可谓一举数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皇太极与明军战争-京畿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