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洛伊德如何对待病人?

2019-05-10 作者:心理学   |   浏览(194)

  这是非常典型的孩子视角,简单直接,却又刻板片面。现实中,人当然比好坏的评判更复杂,用一句话说:“人是神秘、细腻、多面向的生物。”

  在心理学历史上,这是一个宗师级的人物,是一位绅士,一位穿梭于上流社会的知识分子。管理学大师德鲁克曾经回忆,他小时候,见过弗洛伊德一次。之后,父母对他说,他刚刚见到的是欧洲最重要的人物。“比皇帝更重要吗?”德鲁克问。他的父亲回答:“是的,比皇帝更重要。”

  记得我在大学时代,逛夜市,经常能看到有小贩摆地摊卖书,都是盗版书,有青春文学,有哈利·波特这类畅销小说,有一些名家,如钱钟书、鲁迅的文集,还有弗洛伊德的心理学——《梦的解析》《性学三论》等等。

  大概听过弗洛伊德这个名字的人,顺便都听过他的用性来解释孩子的成长理论:口唇期、肛门期、性器期,等等,也应该听说过他提出的潜意识理论,还有那个被用滥了的词“力比多”。一度人们非常热衷于讨论,吸烟可能是一种性观念,是他婴儿时代断奶太早,口唇期没有得到满足的象征。如是种种,弗洛伊德的思想,流传甚广。

  克拉玛在这本传记中,讲了他亲身经历的一个例子:20世纪70年代,在大学里,选择精神医学就相当于追随弗洛伊德。有一次在课堂上,老师问学生们,一个小男孩,为什么在鞋店里显得焦躁不安?

  这是一个没有任何背景和铺垫的问题,照理说应该有千百种答案,但按照弗洛伊德的理论,只有一种:阉割焦虑。小男孩因为看到姐妹们的性器官与自己的不同,以为她们是遭到了阉割,因此非常担心自己也遭受同样的命运。而他看到脚穿进新鞋子,会担心:消失在鞋子里的脚,还会再出现吗?

  听起来是多么可笑的答案,就像我儿子的简单思维一样,用一个标准解释所有的情况,哪怕这种解释看起来多么奇怪。克拉玛在书中引用了弗洛伊德的朋友布罗依尔对他的评价:“过分沉溺于绝对且过多的公式当中。”

  用一个公式,去套嵌到不同人的经历中,显然是不科学,也会漏洞百出。但从弗洛伊德留下的病例里,不同病人的情况,似乎又完美符合了他的那套精神分析理论。克拉玛在这本传记一开始,就解释了其中的原因:这位大师造假了。

  “弗洛伊德会为了符合理论而篡改事实……对某些失败的案例,弗洛伊德更对外宣称大获成功。”克拉玛写道,现实中的弗洛伊德会欺凌病人、制式化地套用理论。根据后人的研究发现,这类造假、欺凌病人的案例共有43件。“证据显示,就连弗洛伊德本人,也鲜少遵从‘弗氏精神分析’规范。”克拉玛这本书影响不小,以至于有人在网上抱怨,他的这本传记把弗洛伊德黑得太惨了。

  这当然不是事实。克拉玛只是把弗洛伊德的复杂性呈现了出来,他有着诸多缺陷,但同时,作者也没有否认弗洛伊德的伟大之处——是的,即便到今天,他仍然是伟大的,仍然深刻影响着世界。任何稍有了解弗洛伊德理论的人,都应该从《盗梦空间》等诸多影视作品中,看到了弗洛伊德的影响;我们当下讨论问题频频提到的“潜意识”,毫无疑问是拜弗洛伊德所赐;人们今天对儿童教育的重视,他的理论也多有贡献……他的影响,早已经超越了心理学领域,扩展到整个人类文明的维度上。

  没有任何人,也没有任何理由能够否定弗洛伊德的伟大。克拉玛只是想通过这本书,展示一个更为复杂的弗洛伊德。“人类的欲望驱力于童年时期成形,此后人们的生命受其支配;人们心中潜藏之事或许不甚光彩,而弗洛伊德所相信的人性,就在他自己的生命中鲜活上演。”克拉玛在本书的最后作了如是陈词,对于很多追随他、视他为完美领袖的人来说,他其实是“我们依照自己的需求塑造出来的。在所有人类的事物中,理性仅是附加项,一切以幻想居多”。

弗洛伊德如何对待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