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药联合心理疗法治疗焦虑症共病抑郁症的医案

2019-06-22 作者:心理学   |   浏览(199)

  王某,女,38岁,大专文化,自由职业,2009年4月20日初诊。因心烦、紧张2年,加重3月就诊。患者2年前无明显诱因下开始出现心烦,常因小事与人争吵,容易紧张、担心,家人都好好的,但只要没见着就紧张,如丈夫开车外出就担心其会否出车祸,自己腹部有些不适就担心会否生胃癌或肠癌了,女儿在外地上学担心其会否考试不及格,睡眠差,疲劳,但尚能坚持工作。近3月来母亲生病要照顾,上述症状加重,经常出现莫名的紧张感和担心,有时产生坐立不安的感觉,容易发怒,一个人独处时紧张感更明显,因此需要有家人陪在身边,不时心慌,听到周围的人说话声音大些就容易受惊吓,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情绪低落,高兴不起来,入睡困难,恶梦较多,四肢发抖,注意力难以集中,记忆力减退,工作常出错,月经量减少,时有轻生念头。多次内科检查,除心电图检查发现窦性心动过速之外,血生化、肿瘤标志物、甲状腺功能、心脏彩超、胸片、脑电图等检查无殊。2个月前曾服黛力新、阿普唑仑、安神补脑液等治疗,除睡眠改善外,其他症状无明显改善,后改用帕罗西汀片治疗,紧张等症状有好转,但由于难以忍受便秘、胃部不适和口干等副反应而停用,要求中医治疗。患者既往体健,否认重大内外科疾病史,已婚,育有一女,病前即胆小怕事,比较敏感,家庭关系一般,否认精神病家族史。精神检查:意识清晰,定向完整,仪表整洁,交谈合作,表情紧张,说话声音发抖,注意力不集中,容易激动,不时搓手顿足,交谈中出现哭泣,心境低落,情感反应协调,自我感觉较差,未引出听幻觉和被害妄想等精神病性症状,存在强迫性思维,自知力充分。宗氏焦虑自评量表(SAS)检查提示重度焦虑症状,宗氏抑郁自评量表(SDS)检查提示中度抑郁症状,心理健康测查(PHI)提示神经症性抑郁。舌质淡,苔薄,脉细数。诊断:广泛性焦虑症共病抑郁障碍。辨证:心胆气虚、神志不安。治法:益气安神。药用定志丸加味:石菖蒲10g,远志15g,白参15g,茯神50g,酸枣仁30g,柏子仁20g,磁石30g(先煎),牡蛎30g(先煎),肉桂5g(后下),当归10g,生姜30g,大枣10g。7剂,水煎服。每日1剂,分早晚服。渐进性自我放松训练每日2次。运动每天半小时。

  二诊:一周后患者紧张感有所减轻,睡眠好转,疲劳改善。中药再予上方14剂。继续自我放松训练和运动,并开始接受每周1次的门诊式森田疗法。

  三诊:二周后各种症状均有一定程度的缓解,表示对治疗有信心。中药再予予上方21剂。心理治疗方法同前。

  四诊:三周后患者自觉病情恢复了八分左右,已恢复了工作。复查SAS示:轻度焦虑症状,SDS示:无抑郁症状。把中药方调整如下:石菖蒲10g,远志10g,白参10g,茯神20g,肉桂3g(后下),酸枣仁15g,熟地黄15g,生姜20g,大枣10g。28剂。并开始接受每周一次的正念治疗。

  【按语】本例是广泛性焦虑症共病抑郁障碍,病机属心胆气虚、神志不安,出现的症状与定志丸方证“思虑太甚,致心气不足,忽忽善忘,恐怯不安,梦寐不祥”等相应,因此,运用本方加味治疗获效。

  由于患者神志不安表现明显,所以重用茯神、酸枣仁,并加柏子仁、磁石、牡蛎增强安神效果,加肉桂引虚阳下潜,加当归养心,加生姜、大枣调和营卫。由于本病病程往往较长,受影响的因素多,方药起效较慢,守方治疗显得特别重要,不可换方太频繁。

  此外,焦虑症是一种神经症性障碍,患者往往存在一定的人格基础,复发率高。因此,除用药对症治疗外,心理治疗非常重要,临证时不仅要充分发挥中医学中的人文知识优势,用诚恳、关怀、同情、耐心的态度对待患者;而且要选择适合患者的心理治疗方法。这样,治疗效果可能更持久、巩固。

  [按二]如果您需了解更多关于“用禅学方法治疗心理障碍”,请阅读“禅疗四部曲”之《过禅意人生》《做自己的旁观者》《唤醒自愈力》《与自己和解》

中药联合心理疗法治疗焦虑症共病抑郁症的医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