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启窗心理【岳耀老师】:严重强迫症的最佳

2019-10-21 作者:心理学   |   浏览(186)

  强迫症的核心表现形式是内心不想怎么样但控制不住非要去想或做,内心冲突痛苦且不同程度影响社会功能,严重者无法正常学业、工作甚至连基本的生活能力也无法维持。给强迫症患者本人和家庭都带来难以承受的痛苦。

  近年来统计数据提示强迫症的发病率正在不断攀升,有研究显示普通人群中强迫症的终身患病率保守为1%~3%,也就是说在国内这个人群超过2000万,约2/3的患者在25岁前发病。由于这个阶段个人和家庭对强迫症的认识水平、就医环境及强迫症本身的掩饰性,导致一般强迫症患者的初次发病和首次就医往往需要多年,过程导致病情的持续加重泛化及对学业、人际等社会功能的实质性损伤,进一步加剧了病情。

  到上海启窗心理中心治疗的几百例强迫症案例中,应该说大部分来的时候都是比较严重的,部分有比较复杂的治疗史,尝试过各种治疗,包括药物。有的甚至一度对治疗失去信心。严重的强迫症一般如持续时间长,症状多样且有共病现象,治疗史相对复杂,社会功能影响明显,外在环境不良资源匮乏等。

  强迫症除了医院常用的药物外,心理治疗有多种方法,效果说法不一,而咨询师的水平又参差不齐,让患者和家属难以辨别,有时候尝试过心理治疗或某种方法,没有效果,就失去了对某种疗法甚至直接认为心理治疗无法帮助自己,实际上,我们知道,使用何种疗法,如何使用,谁在治疗都会有非常大的不同和效果。

  岳耀老师在专注强迫症心理治疗工作之前,个人10多年的严重强迫症康复经历,深知其中的不易。在咨询工作中,咨询师的治疗思路非常重要,需要咨询师精通各种有效的常用治疗方法,认真评估强迫症患者的实际情况和所处阶段,选择合适的治疗方案。在咨询中,像一张有效的地图,指引咨询工作并有能力及时调整。

  森田疗法对于强迫症患者来说,应该是比较熟悉的种疗法,森田疗法认为包括强迫症在内的所有神经症患者的不适都是一种自我感受而不是真正的病。只有“保持原状,顺其自然”,不为其所扰,才能使各种不良感受自消自灭,在生活中去行动和体验,解除精神交互作用,陶冶不良的性格。对于神经质性格明显,强迫思维为主且症状相对较轻的患者是非常好的选择,但如果症状严重,有早年创伤或人格缺陷明显的患者,单纯的用森田疗法,让其接纳,顺其自然、为所当为,则会明显感觉力不从心,甚至误认为心理治疗就是告诉我这些,而没有具体的可行性操作方法。

  精神分析更多的是探讨症状背后的原因,帮助患者人格成长的一套方法。同森田疗法一样,具有100多年的历史, 这个疗法不管对于咨询师的个人成长还是用来治疗神经症都是值得推荐的疗法,岳耀老师本人就接受过长程的精神分析,并且 受训于业界著名的中德精神分析师3年系统培训,获益匪浅。他用来治疗强迫症的优势是可以分析早年的创伤,找到症状背后的真正原因,对来访者的人格成长和完善来说,其它疗法无法相比,缺点就是治疗时长漫长,要求来访者具有一定的悟性和坚持。单纯用这个疗法治疗强迫症,在早期的治疗过程中来访者因没有体验到症状减轻的感觉而让治疗脱落。

  认知行为对强迫症的理论假设是在某些场景中,来访者错误或不良的认知影响了焦虑情绪,情绪驱动着强迫行为的产生,强迫行为的作用是用来缓解焦虑的,从而陷入症状的恶性循环中。

  可以看出认知疗法是通过改变当事人的认知和行为来进行治疗,而在强迫症的治疗当中,很多人他们道理都懂,但是就是不能控制症状,就是做不到,这也是大多数强迫症患者他们对于认知疗法的心声,在实际治疗中会像森田疗法一样,听了很有道理,但仍是做不到。

  目前使用的抗强迫药物都是抗抑郁药,但剂量比抑郁症要大,其特点就在于能够调节脑内5-羟色胺等神经递质的功能,从而达到降低焦虑改善强迫症状的作用。使用比较多的主要为选择性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SSTIs),包括氟伏沙明、帕罗西汀、舍曲林、氟西汀、西酞普兰等,及三环类抗抑郁药氯米帕明,必要时临床上也使用心得安及苯二氮卓类药物辅助缓解患者焦虑情绪,改善失眠。对于难治性强迫症常联合应用利培酮、喹硫平、奥氮平、阿立哌唑等作为增效剂提高疗效。同心理治疗一样,药物治疗的疗效也不是立竿见影的,一般的SSRIs类药物需要10~12周才能达到充分的抗强迫作用,且如果治疗有效仍需维持用药1~2年以巩固疗效。

  药物是从生物学的假设来治疗,有效率是40~60%,这里的有效率是缓解,不得不考虑的因药物需持续用药,不可避免的副作用,后期减药的困难等。最重要的是强迫症患者的心理、人格因素以及应对外在环境的能力,这些不太可能通过药物真正的解除。但也要说明的是对于某些急性期的患者,在专业指导下阶段性的服用药物仍是有必要考虑的。

  内观/正念(这里所说的内观区别于日本的吉本伊信的内观疗法)来源于佛教,旨在培养安于当下、不加评判的能力,部分适应的患者,可以作为一个辅助的工具,然而对于严重的强迫症患者作为单一的治疗方法,则是远远不够的。

  暴露仪式行为阻止法,此疗法作为实证的疗法,也是强迫症较为经典的治疗方法,特别是对于强迫行为。使患者暴露在引发焦虑和痛苦的情境中并阻止其仪式行为,从而体验到焦虑程度的降低,缓解症状。但因为该疗法的特点要承受强烈持续的焦虑,令患者望而却步很难坚持,且严重的强迫症患者往往症状泛化,无从下手。

  从上面常见的强迫症主要治疗方法分析中可以看到,单一疗法在治疗严重强迫症方面,很多时候具有明显的局限性,严重强迫症本身病因复杂,治疗中需要从各个维度,全面系统的进行深入治疗,才能从根本上真正的康复。

  我们治疗方案,是整合了森田疗法,精神分析及认知行为疗法,同时在整合系统治疗方案过程中根据需要合理用到内观、正念、催眠等技术,另外对于有服药史或正在配合服药的患者有丰富的治疗经验。对于部分严重强迫症我们是集中强化治疗,如每周多次,从而让强迫症患者在短期时间获得最大的改善,直到从根本上痊愈。

  严重强迫症的整合治疗方案,对来访者也有一定的要求,如对咨询师的信任;严重强迫症一般需要中长程的系统治疗,如半年,一年甚至更长时间,这就要求来访者愿意付出对应的时间和费用,还有就是坚持。方能在咨询师的帮助下真正的走出强迫症的泥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上海启窗心理【岳耀老师】:严重强迫症的最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