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夫·龙格尔的个人经历

2019-09-28 作者:娱乐   |   浏览(138)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龙格尔拥有极真空手道的黑带三段资格。他获得过1980年和1981年的欧洲极线年澳大利亚重量级空手道冠军。龙格尔还是瑞典空手道国家队队长,在他还是绿带的时候,曾参加过1979年的极真空手道世界公开赛。龙格尔还学过击剑、拳击、柔道、刚柔流空手道和跆拳道。

  龙格尔毕业于瑞典皇家理工学院。1982年他在悉尼大学取得过化学工程硕士学位。1983年他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被授予富布赖特奖学金。龙格尔会说超过5种语言:瑞典语、英语、德语、法语、西班牙语,一些日语和一些意大利语。

  颠峰期的龙格尔身高196厘米(6英尺5英寸),体重111.5千克(245磅13盎司)。他是一位动作英雄电影明星,其地位与史泰龙、施瓦辛格、史蒂文·西格尔和尚格云顿相当。

  他曾在1987年的影片《宇宙的巨人》中扮演希曼。在90年代初的影片中,例如1991年的《杀戮都市》,曾与李国豪合作。1992年的《再造战士》,与尚格云顿合作。1993的《支手轰天》,与科瑞斯蒂娜·阿方索和乔治·西格尔合作。在1995的《捍卫机密》中,与基努·里维斯合作。在1998年的《黑煞》中,与吴宇森合作。

  2004年的《守护者》是龙格尔的导演处女作,此后的影片,如2005年的《机械特工》、2007年的《摩托教父》、《御前演出》和《伊卡罗斯》,都是他自己导演并主演。

  2009年,龙格尔与史泰龙、杰森·斯坦森、李连杰合作,参演了史泰龙导演的影片《敢死队》(The Expendables)。影片已于2010年8月13日在美国上映。

  2012年,龙格尔与史泰龙、杰森·斯坦森、李连杰合作,参演了史泰龙导演的影片《敢死队2》(The Expendables 2)。

  2014年,龙格尔与史泰龙、杰森·斯坦森、李连杰合作,参演了史泰龙导演的影片《敢死队3》(The Expendables 3)。影片已于2014年8月15在北美公映(大陆9月1日公映)。 传记

  Dolph 16岁开始在瑞典北方的一个小镇上练习柔道,同时也学曲棍球。一年多后他转学空手道。Dolph解释说:“在一次柔道训练中,一个又大又胖的家伙抓住了我,出汗浸透了我。所以我想:武术虽然很好,但是练习空手道,你至少可以离你的对手更远一些。”

  Dolph最初学习日本传统的“刚柔流”,但很快就改学“极真”。“极真”是一种由日本空手道传奇人物大山倍达创立的更为强悍的流派。Dolph在整个高中阶段和回斯德哥尔摩服兵役期间都一直坚持训练。这段时间Dolph遇到了他的老师也是将来的朋友Brian Fitkin。Brian Fitkin当时是四段。在19岁时候,Dolph 开始参加不接触的“point fighting”比赛。 (译者注:point fighting 是计分式搏击的意思,以得点多少的方式决定胜负。)在他最开始的五场比赛中,他输掉了四场。

  1979年,在瑞典海军陆战队服役期间,Dolph被选拔参加在东京举行的第二届世界极真空手道锦标赛。而当时Dolph仅仅是个绿带,他甚至需要去借一个棕带才能比赛。“全接触空手道在当时还是一种新事物,没有人真正对它了解很多,我也是。”

  但是,Dolph用hiza-geri(用膝盖击打面部)击倒了他的前两个对手,于是大家开始关注这个高且清瘦的瑞典人。“我觉得对自己的对手有些愧疚,但是在赢了两场比赛以后,我知道‘全接触’更适合我”。

  在他的第三场比赛中,Dolph对阵的是夺冠声望很高的中村诚。(译者注:中村诚 Makoto Nakamura 是第2、3届极真世界冠军)。Dolph(绿带)体重93公斤( 205磅),对手中村诚(黑带二段)体重110公斤( 245磅)。中村诚迅速展开进攻,Dolph用回旋踢击中了中村诚的面部,震惊了全场。他们感觉到这个Lundgren不是中村诚能轻易对付的。比赛结束后,又延长了两个加时赛,中村诚有争议的获胜。这被证明是最终世界冠军最艰难的格斗。

  “中村诚连续使用了很多犯规动作,我的教练Brian Fitkin对此非常的愤怒。他告诉我用违规动作‘kingeri’(击打腹股沟)击倒中村诚,但是我想我太善良了,不能那么做。”“即使我输掉那场比赛,我知道我仍然非常可能成为冠军。”

  Dolph接着于1980年和1981年在英国赢得了两度欧洲重量级极真空手道冠军,一年后又赢得澳大利亚赛区的个人和团队冠军。

  23岁成为黑带一段的Dolph去澳大利亚学习一年的化学工程,并且获得了奖学金。在悉尼大学他有自己的空手道俱乐部,而且通过为一些音乐活动做保安额外的挣一些钱,正是在这段时间里他认识了歌手Grace Jones。

  “我最好的朋友(同时也是极真空手道的学生)和我自己被雇来做Grace音乐会结束后的个人保镖。晚上,音乐会开到很晚,遇到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两天以后我们相爱了。

  在Dolph回欧洲的途中又遇到了Grace。 Dolph正在东京与大山倍达师傅学习空手道,Grace也在东京做一期电视谈话节目。

  他们又一起到了美国,Dolph拿着富布赖特奖学金去波士顿麻省理工学习,完成了自己的硕士学位。一年后,麻省理工毕业Dolph开始自己的工作。在纽约,Dolph和中村忠(Tadashi Nakamura)、大山茂(Shigeru Oyama)一起训练,这两人都是极真空手道黑带七段,同时计划参加东京举行的第三届世界极真空手道锦标赛。“这次我想做得更好,更好很多。我知道我有一个好的开始。”

  “每天上午5点,我跑5公里然后训练2小时的空手道,每天下午我进行2-3个小时的自由对打或力量训练。这就是我生活的模式。”

  在准备世界锦标赛期间, Dolph时常在曼哈顿市中心著名的格尼森体育馆打沙袋,许多世界最好的拳击手都曾在此训练。许多经理人都忍不住看一眼这个高大健硕的瑞典人。他善于移动和出拳,看起来是块好料子。

  “我想他们想让我成为下一个‘伟大的白人希望’。格里·库尼与拉里·霍姆斯对决时,库尼曾在格尼森体育馆训练。成为专业拳击手对我来说很有吸引力,但我的许多朋友劝我不要这样,他们喜欢我现在的这张脸……”

  Dolph接受了朋友们的提议,在他去见未来的经理之前的20分钟,他决定不签专业拳击手合同了。相反地,他开始做起了模特。Dolph的一个朋友认为他应该学些表演课程。“来吧-看起来你可以在电影方面有所作为。”Dolph取消了他的世锦赛计划,转向表演。 一年后,Dolph去参加某部拳击电影的试镜。他遇到了西尔维斯特·史泰龙,所有其他的事都成为历史。Dolph放弃了学业(他曾得到硕士学位)、拳击事业和瑞典小镇生活,搬到了好莱坞。在他17年的职业生涯中,参演了25部电影。不过,这些年来,他一直与极真空手道保持着密切联系,在三次世界锦标赛上和其它无数场合表演了空手道。他多年的朋友和老师Shihan Brian Fitkin(六段),帮助他以前的学生在多部电影中进行身体训练和动作指导。1998年,Dolph回到家乡斯德哥尔摩的国家道场,准备线人对打(一个接一个连续不断地与20个对手对打)以及三个小时的技术测试后,Dolph晋升为三段。

  Dolph和妻子在西班牙南部的马贝拉有住所,因此他积极参与西班牙极真空手道联盟的工作。这对夫妇和他们的两个女儿往返与伦敦和马贝拉之间。最近,Dolph在马贝拉给他八岁的女儿买了第一道空手道服。

  Dolph努力想总结出武术对他的意义:“空手道对我而言太重要了,真不敢想象没有空手道,我和我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

  “通过武术,我战胜了无安全感的心理,得到了内心的力量,突破了我自己建造的障碍,得到了我该得的东西。空手道和身体训练已经永远地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

  1973年,在瑞典开始进行刚柔流的空手道训练 1974年,会见Brian Fitkin大师,开始训练极线年,得到美国华盛顿州立大学提供的拳击和跆拳道的奖学金

  1979年,在海军陆战队服役,开始进行正式全接触格斗,参加第二届(极线年,在英国获欧洲(极线年,蝉联欧洲空手道冠军

道夫·龙格尔的个人经历